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专访

经开区停车位管理员要上岗,先要交钱“租赁”停车位?

时间 : 2018-12-04 14:00:43来源 作者:李帅

59 59

12月3日上午,一条关于郑州经开区停车管理员反映的线索,引起记者的注意。据反映人张师傅说,他之前是经开区第八大街与经北一路交叉口附近的一名停车管理员。今年10月1日,停管中心由城管局管理后,经开区城管局停管中心又安排了新的公司进行管理,但之前管理他们,代表停管中心收取停车位“月租费”的组长李宏杰仍收取了他们七八个人10月份租金,而且原先他们交完“月租费”后,所收取的停车位费都属于他们个人所有。如今,新公司不认他们之前交的“月租费”,原先收取“月租费”的李宏杰也找不到人,停管中心又不管不问,他们七八个人交了近两万元的“月租费”不知道该找谁要?

同时,记者通过调查发现,负责管理经开区道路两边停车位的第三方润达停车服务公司仍像以前一样,向每个停车管理员收取“月租费”,只是名字变成了“管理费”。且并非经开区城管局停管中心工作人员所说“停车管理员每月从第三方管理公司领工资,然后第三方管理公司将其所收取的停车费交给区财政。”

事件:换了“东家”后,之前交的“月租”没人退

大河报汽车网

12月3日中午,记者联系上仍在想办法要回“月租费”的张师傅。据张师傅说,他是从今年3月份开始,在经开区第八大街与经北一路交叉口附近从事停车管理员工作的,管理28个车位,每个月向代表停车管理中心收取停车位“月租费”的组长李宏杰交1600元,之后每个月收取的停车费就属于他个人所有。但在今年9月25日,他们十多个人都向李宏杰交了10月份的“月租费”后,10月1日停管中心改由城管局管理,经开区城管局停管中心又安排了新的公司进行管理,新公司不承认之前他们所交的“月租费”,之后他就不干了。

“十月份,我去停管中心退押金时,曾碰到过李宏杰,问他要钱,他说11月底给钱,但现在电话、微信都给我们拉黑了,也找不到人。”张师傅说,李宏杰还欠着他们七八个人近两万元的“月租费”,他们曾向停管中心反映,但停管中心却说‘给谁交钱找谁要’,让他们很不理解。“如果李宏杰不是代表的停管中心来收租金,我们也不可能把钱给他,而且之前交给停管中心的一千元押金,也是由李宏杰代交的,押金票也是停管中心给的票。”

之后,记者又向其他几位被欠租金的停车位管理员核实,李宏杰应退他们“月租费”最少的1000多元,最多的6000多元。

12月3日下午,记者就此事致电郑州市停管中心相关负责人田猛。据田猛说,他没有听说过李宏杰这个人,他们确实收有停车管理员每人一千元的押金,但这个钱是可以随时退的。因为他是刚接手停管中心的工作,对于之前停车管理员所交的停车位“月租费”和如何管理,他并不清楚。目前,经开区的停车位管理工作已经交给经开区城管部门停管中心。

随后,记者辗转联系上了李宏杰,据李宏杰表示,他现在手头紧,正在想办法借钱。当记者询问其是否在停管中心上班,收取的停车位“月租费”是怎么回事时?李宏杰则含糊地说,他以前是在停管中心上班,收的钱是要发票的。可当记者再次追问时,李宏杰则又矢口否认在停管中心上班,之后便挂断电话。

调查:停车管理员不领工资,而是每月用“管理费”租赁停车位

大河报汽车网


在采访中,记者从其他几位仍在经开区从事停车位管理员工作的师傅处了解到,虽然经开区的停车位管理已经划给区城管局停管中心,也有第三方润达停车服务公司负责管理,但其施行的管理模式仍和以前一样,每个月也要向润达公司交“月租费”,只是“月租费”换了个名字,变成了“管理费”,交过“管理费”后,个人所收取的停车费仍属于个人所有。据经开区停车管理员牛师傅(化名)说,他管理有30多个停车位,除了上岗前交了一千元押金外,每个月还要给润达公司交1000多元的“管理费”,他现在是持证上岗,而且所收取的停车费都属于他个人所有。

同样,另一位停车管理员崔师傅(化名)说,他每个月也需要向润达公司交“管理费”,虽然管理的停车位只有20多个,但路段较好,每个月能收不少钱。“还是以前的模式,先交钱后上岗。”

11月30日下午,记者就此事致电郑州市经开区城管局停管中心。据该中心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确实将停车位管理工作委托给第三方郑州润达停车服务有限公司进行管理,以前的停车位管理员也已被润达公司召回,进行培训合格后,重新持证上岗。按照正常的管理情况,第三方润达公司应该是每个月给停车位管理员发放工资,然后将停车位管理员收回的停车费交到区财政。

随后,记者致电郑州润达停车服务有限公司。据该公司工作人员称,她们是负责管理经开区道路两边的停车位。当记者以个人想从事停车位管理员需要交哪些费用为由进行询问时,该工作人称,“需要先交一千元的押金,还有一个“管理费”,而且每个地方的“管理费”是不同的,还要分地段,每个月交过“管理费”后,收取的停车费就可以自己留着。当记者质疑交过“管理费”后,是不是就可以随意收取停车费,或者收取的停车费不够“管理费”的本钱时。该工作人员称,她们收的押金是就为了防止乱收费,而且她们也核定过成本,不会收不到钱的,也不会不够本钱。

最后,当记者亮明身份后再次咨询该工作人员时,该工作人员则支支吾吾地不愿多说,并表示让其相关负责人回复记者,但记者留下联系方式,直到下午6时30分截稿时,仍未接到回复。

市民:把停车管理当生意做,乱收费现象乱在根儿里

大河报汽车网


采访中,记者也随机采访了多位市民。大多数市民表示,他们很不理解这种管理方法,觉得就像做生意,将一个个停车位当成摊位一样出租,管理员只要租赁车位就能给自己赚钱。他们非常担心,这样的管理模式会使停车管理员为努力收回投入的成本,从而继续乱收费。

“怪不得有些停车管理员乱收费还理直气壮的,原来停车位是他们租赁的,看来停车乱收费是乱在根儿里了。”市民刘先生说,他们能理解相关部门管理一个城市是一个很累、很大的工作,但如果各行各业都把公共事业当成生意来做,那这个城市也就只剩下金钱观了,也不会有人去热爱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