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专访

遭遇“釜底抽薪”,一步用车押金难退

时间 : 2019-01-25 14:53:23来源 作者:大河报汽车网 祁驿

205 205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祁驿


共享单车“押金难退”的风波还未完全过去,共享汽车也遇到了一样的难题。昨日,大河汽车报道了一步用车退押金难的问题。随后,一步用车的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由于被多氟多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上市企业,股份代码002407,简称多氟多)划走了4003.8万元资金,致使一步用车遇到资金问题。

大河报汽车网

01
退款难因被划走资金


“郑州所有的媒体都来采访过了。”1月23日晚,一步用车负责人向大河汽车记者表示,从12月底开始,一步用车就出现了押金退款延迟的问题。

一步用车到底有多少押金没有退还?大河汽车记者在该公司给郑州市工商局高新区分局的情况说明中看到,一步用车平台一共有用户50万人,有保证金的用户两万人,保证金总额1300万元,至2018年11月前,均能正常准时退还押金,目前收到的退款申请是7000户。


一步用车的工作人员透露说,该公司账上原有4003.8万元郑州市新能源汽车补贴款,支付运营费用和退还押金本没有太大问题,但在2018年12月27日,多氟多将这笔款项全额转走,致使一步用车资金链发生问题。


为什么多氟多能转走一步用车的资金?该工作人员表示,当时多氟多正和一步用车谈判收购问题,11月21日双方开始正式履行协议后,具体股份还在洽谈过程中。“这时候 ,有一笔政府补贴过来。这个补贴账户恰好是一个共管账户,结果钱刚打进来,多氟多就把钱转走了。”


按照一步用车提供的情况说明,预计2019年2月底之前可以恢复正常退款。


02
补贴退坡为深层原因


其实,一步用车的危机早在2018年7月份就已经开始,大河汽车记者注意到,在2018年9月13日,知豆电动汽车在郑州市滨河温泉假日酒店召开的2018年河南市场第四季度营销工作会议上,知豆在河南的经销商,就从之前的四海盛景集团,换成了河南华鑫集团,而四海盛景法人尚晓峰即是一步用车的实际控制人。

知豆汽车的工作人员表示,更换经销商的原因,是由于一步用车欠款。


一步用车也证实,由于想提前要回新能源车郑州地方补贴,2018年7月,知豆汽车已经起诉一步用车,后得知一步用车即将获得地方补贴资金后,与一步用车达成和解并撤诉。


在此之前,知豆汽车已经被曝出欠债、裁员、部门搬迁、资金链危机等传闻,按照一步用车方面的说法,被知豆汽车起诉时,对方已经陷入资金链断裂生产停顿的状况。


“我们买知豆的车按批次给知豆付款,知豆采购了多氟多的电池,承诺以车辆进行支付相关费用,但是因为知豆今年的产能问题和销量问题,所以这就变成了一个三角债,我们欠知豆的,知豆欠多氟多。”一步用车的工作人员透露,在这样的情况下多氟多希望通过债转股的方式收回投资,在谈判过程中得知4000万补贴到账,就中止了投资谈判,直接划走了资金。


业内人士认为,之所以造成这样的结果,关键还是因为国家补贴的退坡,根据新政显示,100KM<R<150KM的补贴从2万元到0元。150KM<R<200KM的补贴从3.6万元,降到1.5万元。而主打小巧、迷你的知豆D2正好在续航里程在155KM,补贴减少一半还多。6月12日,补贴新政落地后,对于低续航车型的补贴大幅下降,小型电动车首当其冲,销量锐减。

2018年6月份对于知豆来说是个节点,5月份的销售量还是4368辆车,然而6月份公布的数据就滑落到27辆。


销量数据显示,知豆汽车连续多年亏损。2017年,时任知豆汽车总裁鲍文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知豆自成立以来连续12年亏损,只有年销量在五六万辆时,公司才可以达到盈亏平衡点,而2018年,知豆累计销量仅为1.5万辆,同比大跌63.90%。


03
共享汽车的重资产包袱


“这个行业是重资产行业。”郑州另外一家共享汽车负责人表示,他很理解一步用车的处境,“没有整车汽车的背景支持,民企做共享汽车确实不容易。”他表示,作为一个重资产、重运营的行业,共享汽车的运营成本始终居高不下,资金链是很脆弱的,而且至今没有什么太好的盈利模式。


一步用车的工作人员也坦言,其车辆租用并不盈利,还要补贴进去大量的人力物力成本,但是充电桩业务是盈利的,不过这也不足以补贴运营成本。

为什么共享汽车如此难做,还有不少企业涌入呢?


相关人士介绍说,主要是为了拿到国家的补贴政策。因为之前有些企业和运营商联合钻政策的空子,为了抢占补贴资源,放肆扩展规模,在拿到补贴后却将车辆闲置起来,造成了补贴和资源的极大浪费。2016年末,四部委发布的新版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规定除作业类、专用车之外,非个人用户购买的新能源汽车,需累计行驶达3万公里才能申请补贴。


“之前的政策是只要销售完成就能拿到补贴,到新政策之后,必须行驶三万公里才行。”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刘金良曾表示,一般个人用户,要跑完三万公里,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而电动汽车分时租赁平台,则可能通过1~2年的运营,通过用户的使用,较早达到3万公里,以拿到国家补贴和地方补贴。


也就是说,为了应对“三万公里”补贴政策,车企将成本转嫁给分时租赁平台,而为了尽早跑够三万公里,分时租赁平台必须加购车辆,以扩大市场占有率,有了占有率才会有使用率,但这样资金就相对脆弱,一旦车企资金链出现问题,又会向分时租赁平台索要先行垫付的补贴差额或者欠款,引发一系列的问题。



实际上,不光是民营企业,有国企首汽约车背景的GoFun,也被曝出押金难退的问题。


04
信用免押是大势所趋


既然共享汽车存在着重资产的风险,那么对于用户来说,有没有好的配套措施,降低个人的押金风险呢?

业内人士表示,现在共享单车多采用“信用免押”的模式,可以肯定,未来这是大势所趋。 国家交通运输部和住房城乡建设部发布的《关于促进小微型客车租赁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中,针对“押金”问题就提到“分时租赁经营者应采用安全、合规的支付结算服务,确保用户押金和资金安全,确保用户个人信息安全,鼓励分时租赁经营者采用信用模式代替押金管理”。


目前市场上不少共享汽车确实有“信用免押”,只是“免押”的门槛较高。比如EvCard的信用免押,芝麻信用分高于650分,还必须无负面记录且开通免密支付。